首页 新闻正文

致张家口市回建书记:恶势力占我商砼站八年之久,谁是最大保护伞

  尊敬的回书记:您好,我叫徐洪福,男,吉林省延吉市人 。2010年,我与张家口市怀来县东花园镇西榆林村达成协议,在村北自筹千万资金建立亿霖商砼站。而2013年却被当地恶势力设诡计巧取豪夺至今。八年来,我走遍了所有政府相关部门进行求告维权,却始终无果。我深深感到,这股以钱杰为首的恶势力背后一定有非常强大的保护伞。谁能除掉这股恶势力?谁能打掉这个保护伞?我的商砼站什么时候才能回归?我日日夜夜期盼着。百姓的事无小事,一枝一叶总关情,今天致信与您,但愿您能于百忙之中抽出宝贵时间,关心一下百姓的疾苦。

  恶势力施离间计成功捏造270万虚假巨额债务

  说到离间计,就不得不介绍这四个男人。一个是钱杰,怀来县本地人,有较强的社会影响力,能呼风唤雨,左右逢源,在当地号称“钱老大”;一个是徐文哲,我亲侄子,我商砼站经理助理,负责公司对外工作;一个是杨玉海,我老家的人,经朋友介绍任我商砼站办公室主任(当时是因合同诈骗罪,入狱,2013年期间保外就医);还有一个是吴某,北京人,是我商砼站的材料供应商,是我的生意伙伴,。照常理,徐文哲、杨玉海、吴某三人无论如何也不会背叛我。毕竟都是我的至友亲朋。可世事无常,没有那么多道理可讲,面对威逼利诱(钱杰许诺给徐文哲、杨玉海各10%的股份作为好处费,另外可以长期聘用为商砼站内部员工,许诺给吴某百分之四十的产权,夺得的商砼站两人可以共同经营。)他们三人同时中了钱杰的离间计。于是,我的灾难便来临了。

  2013年4月的某一天,在钱杰砂石厂办公室,上述四人进行了最后一次周密的策划和安排。次日,便有徐文哲、杨玉海出面,伪造了一份270万的借条,然后,我侄子徐文哲就拿着借条去北京找到我(那段时间,我身体有恙,北京养病,我侄子徐文哲负责站外全面工作),称亿霖商砼站有270万的债务,需要在公司财务入账。需要我签字确认一下。当时没有贷方签字,徐文哲说他负责找他们补签,可亲侄子的话我哪能不信,于是未经核实我便毫不犹豫地在借据上签了字。至此,徐文哲就把该欠条给了钱杰,钱杰骗取的虚假债务成功。这笔债务是以亿霖商砼站的全部设备作抵押,如果到期还不了钱,亿霖商砼站的全部设备就全是钱杰的了。自此,我便一步一步地走进了钱杰为我挖好的坑里。到五月份起诉,七月份执行。钱杰在霸占我公司之后,把徐文哲安排到他自己公司工作,并给徐文哲140万现金,该收条吴某亲眼看到了。也在公安局给作了证。

  以上叙述绝无半句虚言,吴某的现场录音证据以及怀来县公安局经侦大队相关笔录都可以证其真实性。(受案文号:来公(经)受案字〖2018〗0296号,案件编号:A1307303000002018060001)

  恶势力打赢假官司,鸠占鹊巢达八年之久

  由于借条中的虚构的还款时间是2013年,所以,只等了两个月,2013年6月份,钱杰便把我和亿霖商砼站告上了法庭。结果可想而知,我以惨败收场。“钱老大”是谁,凭他的势力,他岂有不赢的道理。这样,我的亿霖商砼站的全部设备从法律意义上就完全成了钱杰的了。可事实是这样吗?

  此时,所有设备是钱杰的,而房舍和土地还不是他的。于是,他便想到了强取豪夺以同样的方法又把房屋从吴某手里骗走(吴某已经在怀来公安局报案)。2013年7月份,钱杰为早日达到占有的目的,便带着十几个社会闲散人员强行进入我商砼站办公区域,把所有的员工都赶出了厂区。导致公司所有的库存未盘点,未登记,私人物品,及公司账目都没有拿出来,直至被销毁,我公司的二千多万的应收款也无法收回!更有甚者,社会闲散人员是跟着怀来县法院执行局人员一起去的,个别人手里,还带着管制刀具,西瓜刀。这不是明抢是什么?

  自此,我亿霖商砼站完全被钱杰巧取豪夺。现在算起来,恶势力钱杰一伙鸠占鹊巢已达八年之久。据可靠消息,在这八年间,钱杰昧着良心获得的非法收入不低于三亿元。而遭到迫害的我,却整日奔走于维权的路上。目前,我债台高筑,以至妻离子散,无家可归。尊敬的回书记,谁能为我讨回公道呀?

  以死相拚,冲不破层层保护

  我以一生之力又举债数千万建立了亿霖商砼站,而且我是怀来县招商引资的,本想着生活终于青睐了我。可却被钱杰巧取豪夺。我怎能咽得下这口气,从报案开始这六年来,我以死相搏,从县到市,到省,我一个部门一个部门的跑,可却层层受阻,举步维艰。钱杰背后到底有多少保护势力呀!在怀来县法院和怀来县公安局,没有人去查明这笔巨额债务的来源和出处,也一直没有答复我。我在怀来县经侦大队报徐文哲职务侵占,相关司法机关,公安机关立了案,嫌疑人犯罪证据确凿,事实清楚,却被告知证据不足,重新侦察。直至最后嫌疑人取保候审,逍遥法外。

  在上述案件中,本人有五个疑点:(1)、徐文哲,钱杰说不清楚270万资金的来源和出处。(2)、徐文哲在吉林长春有套住房,公安机关已经找到了,为什么没有追查徐文哲的资金来源?(3)、徐文哲2018年被怀来县公安局抓捕,羁押在怀来县看守所,第二天钱杰的律师就去接见徐文哲。该律师不问徐文哲相关职务侵占的问题,而是问了和此案无关的270万欠条的事儿。这是为什么?相关律师是否和钱杰串通,不得而知。(4)、2016年我就去怀来县公安局报案,到今天近六年了,为何一直没有回复?(5)、钱杰的判决书是在钱杰办公室进行调解获得,试问,这样做是否符合法律程序?而且,我去怀来县法院调取相关执行卷,被回复说没有归档。为什么至今没有归档?

  尊敬的回书记,目前我居无定所、生活艰难,而钱杰等人却还霸占着我的艺霖商砼站继续违法谋利。当前扫黑除恶是我们国家的重中之重,我请求回书记以及相关领导能够铲除以钱杰为首的恶势力及背后的保护伞,及时督导有关机关查清事实真相,彰显法律正义。我希望钱杰等恶势力早日归还我的商砼站。


  来源:https://c.m.163.com/news/a/FVEVOAKT0532TIN5.html?spss=newsapp

  声明:本网站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